我的煤炭網

我的煤炭網>新聞>國際資訊>澳大利亞未來幾年煤炭產量或將減少20%

澳大利亞未來幾年煤炭產量或將減少20%

3年前,澳大利亞昆士蘭州中部麥凱(Mackay)海岸附近的運煤船排起了長長的隊伍,這也被視作煤炭產業“復興”的證據。

  2017年12月在港口等待裝煤的船一度有70多艘,而現在只有12艘——創下了歷史新低。

  面對煤炭價格和產量雙重下跌,澳大利亞政府對煤炭的長期前景卻仍然看好,他們認為,新冠肺炎疫情給煤炭行業帶來的壓力最終將消失。

  昆士蘭州政府近日出資購買了達林普爾灣基礎設施(DBI)——鮑文盆地兩個大型出口碼頭之一——9.9%的股份,顯示出了昆士蘭州對煤炭產業未來的信心。該項目受到了資源部門的歡迎,因為它是“煤炭資源將對昆士蘭州從疫情中復蘇和未來的經濟發展起到重要作用的一個有力證明”。

  DBI項目近日在澳大利亞證券交易所啟動。但股票上市后,DBI的股價下跌了16%,這表明投資者對煤炭產業的前景并沒有想象的那么樂觀。

  能源經濟與金融分析研究所的能源市場專家蒂姆·巴克利(Tim Buckley)說:“這是一個關鍵的時刻。金融市場的運轉確實比現實世界快得多,他們在不斷地重新評估風險回報和發展前景。煤炭行業的長期前景并不樂觀,任何試圖挽救煤炭產業的行為都如同想抓住一把快要掉到地上的匕首——一切只是徒勞而已。”

  澳大利亞最大的超級基金AustralianSuper承諾,到2050年在其2000億澳元的投資組合中實現凈零排放,但并未特別排除對煤炭項目的投資。

  不過,其首席執行官伊恩·希爾科(Ian Silk)對煤炭產業也沒有多大的熱情。

  “原因顯而易見,煤炭產業的前景將是十分暗淡的。所以現在包括AustralianSuper在內的投資基金都在減持煤炭資產。”伊恩說。

  AustralianSuper并不是唯一這樣做的基金。其他養老基金和投資基金都在逐漸擺脫煤炭和其他化石能源。

  挪威政府養老基金(Government Pension Fund Global)規模龐大,擁有1.2萬億美元資金,持有全球上市公司1.5%的股份。該基金有嚴格的規定,禁止投資每年生產規模超過2000萬噸動力煤的公司或者燃煤發電能力超過1萬兆瓦的公司。

  今年5月,該基金拒絕了對2家在澳大利亞開采煤炭的大型跨國公司嘉能可和英美資源集團的投資。此外,挪威政府養老基金還拒絕了對澳大利亞電力公司AGL Energy的投資。

  挪威政府養老基金還警告必和必拓集團,如果該集團不剝離動力煤資產的話,該基金將拋售其持有的必和必拓集團的股份。

  在澳大利亞,大型銀行也越來越傾向于拒絕向煤炭項目提供貸款。澳新銀行(ANZ)今年10月表示,將不再向動力煤資產占比超過10%的企業提供新貸款,而動力煤資產占比超過50%的現有客戶則需向其展示“特定的、有時間限制的公共多元化的戰略”,這樣才能繼續得到他們的投資。

  銀行的強硬態度是在監管機構澳大利亞審慎監管局(Australian Prudential Regulatory Authority)發出警告后表明的,他們在決策時需要考慮氣候風險。

  澳大利亞審慎監管局一位負責人杰夫·薩默海耶斯(Geoff Summerhayes)在2017年的一次演講中闡明了監管機構的立場。

  很多人將澳大利亞煤炭產業前景的暗淡歸咎于新冠肺炎疫情和能源轉型,但是,現在越來越多的信號表明,該行業即將進入最后的衰退期。

  前不久,嘉能可(Glencore)發布了最新年度投資信息,宣布了重要的新計劃——“有計劃地減少煤炭業務”,并且力爭到2050年實現凈零排放。

  盡管這些計劃都是長期的,但它們表明,未來幾年,澳大利亞的煤炭產量將顯著下降,最多可能下降20%。

  去年,嘉能可公司表示,2022年該公司將生產1.4億噸煤炭,而現在嘉能可將這一數據修正為1.15億噸。嘉能可公司可能會考慮延長現有煤礦的開采時間,但沒有開發新煤礦的計劃。

  另外2家大型礦業公司必和必拓集團和力拓集團也都十分關注煤炭產業的動向。隨著鐵礦石價格的持續飆升,這2家公司都將業務重點從煤炭轉向了鐵礦石。

  力拓集團于2018年出售了其最后一個在澳大利亞的煤礦。在投資者的壓力下,必和必拓集團承諾在2年內出售所有動力煤資產,但到目前為止尚未找到合適的買家。

  昆士蘭州的礦工特別關心的是金融市場對待煉焦煤的態度。達林普爾灣出口的80%的煤炭都是煉焦煤。

  動力煤是環保主義者抗議的主要目標,冶金煤在短期內不易受到能源轉型的影響。

  必和必拓一直熱衷于區分動力煤和煉焦煤,這自然是出于經濟利益的考慮。

  但是,隨著人們對包括綠色氫在內的替代能源產生興趣,金融市場似乎不再熱衷于區分這兩種煤炭。

  巴克利將美國的煉焦煤生產商科羅納多(Coronado)和澳大利亞的煤炭生產商懷特黑文(Whitehaven)進行了對比,后者主要開采動力煤。

  自從科羅納多于2018年上市以來,科羅納多和懷特黑文的股價幾乎同時下跌了約65%。同期,大盤則上漲了約20%。

  巴克利說:“這說明金融市場不再真正區分煉焦煤和動力煤。”

  昆士蘭州參議員馬特·卡納萬的兄弟約翰·卡納萬經營的煤炭公司ICRA Rolleston本月初破產。該公司是嘉能可在昆士蘭州與Rolleston動力煤煤礦的初級合資伙伴。嘉能可將繼續經營該煤礦,但上月結案的法院案件清楚地顯示,煤炭價格暴跌是如何使該煤礦虧損的。

  約翰·卡納萬8月在該煤礦的支出比銷售收入高出了約1400萬美元。嘉能可預計到今年年底,該煤礦還會再虧損400萬美元。

  昆士蘭州勘探委員會(資源委員會的分支機構)近日發布了一份報告。報告顯示,煤炭投資者在2019年至2020年的支出有所增長,并表示“該行業肯定表現出了增長的樂觀動向”。不過,在報告的細節中,昆士蘭州勘探委員會4年來首次下調了對煤炭價格的預期,稱這已成為“令人擔憂的原因”。

  在潛在投資者招股說明書中,DBI警告了一系列可能存在的“風險”,其中包括由于煤價下跌或全球煤炭長期需求減少而導致客戶越來越少。

  其最重要的投資者昆士蘭州政府在9月發布了一份研究報告指出,支撐長期市場預測的因素(包括煉焦煤價格)“存在很大程度的不確定性”。


下一篇:湖南永州水泥價格2020年12月23日行情

上一篇:湖南郴州水泥價格2020年12月23日行情

青春娱乐网_新浪微博_微博_weibo 福利视频-福利一区福利二区微拍 |微拍福利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